<font id="nb1nv"><var id="nb1nv"></var></font>

<thead id="nb1nv"><var id="nb1nv"><ruby id="nb1nv"></ruby></var></thead>
<address id="nb1nv"><dfn id="nb1nv"></dfn></address>

<sub id="nb1nv"><var id="nb1nv"></var></sub>
<sub id="nb1nv"></sub>

    <sub id="nb1nv"><var id="nb1nv"></var></sub><sub id="nb1nv"><var id="nb1nv"></var></sub>
    <sub id="nb1nv"><var id="nb1nv"></var></sub>
    <sub id="nb1nv"></sub>
    <sub id="nb1nv"><var id="nb1nv"></var></sub>

      <address id="nb1nv"><var id="nb1nv"><ins id="nb1nv"></ins></var></address>

          <thead id="nb1nv"></thead>
        <sub id="nb1nv"><var id="nb1nv"><output id="nb1nv"></output></var></sub>

          <sub id="nb1nv"><var id="nb1nv"><ruby id="nb1nv"></ruby></var></sub>
          <sub id="nb1nv"><var id="nb1nv"></var></sub>
          <address id="nb1nv"><dfn id="nb1nv"></dfn></address>

          <address id="nb1nv"><dfn id="nb1nv"><output id="nb1nv"></output></dfn></address>

          网站地图 原创论文网,覆盖经济,法律,医学,建筑,艺术等800余专业,提供60万篇论文资料免费参考
          主要服务:论文发表、论文修改服务,覆盖专业有:经济、法律、体育、建筑、土木、管理、英语、艺术、计算机、生物、通讯、社会、文学、农业、企业

          人类基因信息的人格权保护与财产权保护

          来源:原创论文网 添加时间:2020-02-12

            摘    要: 随着基因技术的发展,人类基因信息的价值日益凸显。在不少国家,人类基因信息的保护已经上升为国家战略。在此背景下,我国国务院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人类遗传资源管理条例》。从该条例的内容来看,人类基因信息在私法中主要以人格权保护方式为主,这与我国其他立法的精神相一致。在传统人格权理论框架下,此种方式显然无助于维护依附在人类基因信息上的财产利益。基于人类基因信息产生的财产利益,是个人付出劳动的结果。在此若独以人格权对该财产利益予以保护,那么在人格权特有的救济方式之下,这些付出的劳动将难以被承认。这不仅无助于基因技术的发展,而且亦无助于个人利益的维护。为此,未来我国法律在修订时,应将财产权保护方式引入人类基因信息的保护中。

            关键词: 人类基因信息; 人格权; 财产权;

            一、我国人类基因信息的人格权保护路径

            随着科技的不断进步,关涉基因的法律问题日益增多。在这些问题中,人类基因信息保护是一个较为重要的问题,这不仅事关个人利益能否得以维护,而且也事关国家战略能否得以实现。2019年6月11日,李克强总理签署国务院令,公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人类遗传资源管理条例》(以下简称“人类遗传资源管理条例”)。该条例在第1条中即明确规定:“为了有效保护和合理利用我国人类遗传资源,维护公众健康、国家安全和社会公共利益,制定本条例。”在第2条中则明确将人类基因信息纳入人类遗传资源的范畴。由此可见,基因信息无论是对于个人,抑或是对于国家而言,都具有重要的意义,因此,对其予以特别保护显得尤为重要。从该条例的内容来看,人类基因信息在私法中主要通过人格权方式予以保护。1

            此种保护方式与我国现行立法精神是一脉相承的。我国《民法总则》在第111条中明确规定了个人信息的人格权保护方式,该条所提及的个人信息,主要包括生物体征方面的信息及基本社会文化信息,生物体征方面的信息则主要指可以识别个人的生物信息。[1](P.262-263)人类基因信息在此无疑可以囊括其中。事实上,正在编撰的《民法典人格权编》亦已将个人的生物识别信息纳入人格权的保护范畴。在此之前,最高人民法院已在《关于审理利用信息网络侵害人身权益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12条将人类基因信息视为隐私权客体。

            随着基因技术的不断发展,人类基因信息的财产价值日益凸显。为此,有学者提出应以财产权来保护人类基因信息,这样才能平衡不同主体间的利益,并可以促进基因技术的发展。[2](P.104-105)有学者认为,此种财产权保护方式应是知识产权保护方式。具体而言,可以对特定遗传信息或基于特定遗传信息而开发的产品申请知识产权保护,而后进行大规模商业化。这样不仅使相关的研究者获益,回报他们的智力付出,同时也可以使基因资源提供者得到丰厚的资金回报,可以提高他们的物质生活水平。[3](P.12)但也有一部分学者反对将财产权置于人类基因信息的保护中,认为作为个人隐私的基因信息是人格的一部分,并且是关系个人和家族生命密码的至关重要的一部分,体现了人的尊严,当然应成为人格权客体。[4](P.167)与此同时,在学术界还存在一种较为“中庸”的观点,认为人类基因信息的保护应依具体情形的不同,而分别采取人格权与财产权的保护方式。因为从基因的功能来看,它具有遗传信息的传递功能,具有人格法益的专属性特点,而从应用角度来看,基因信息又具有可被占有、被排他地使用、被修改、被销毁等财产特征,是一种无形的财产利益,具有独立的使用价值。[5](P.147)

            二、人格权保护路径的局限

            在人类基因信息的私法保护上,我国立法主要采取人格权保护方式。随着基因技术的快速发展,人类基因信息的财产价值日益凸显,2此种方式是否恰当,仍有待商榷。单纯以人格权对人类基因信息进行保护,显然会存在诸多局限。这不仅会使个人利益难以得到周全维护,而且国家利益亦会在此受到损害。

            人格权一般被认为是自然人固有的权利,以人格利益为客体,其目的在于维护和实现身体完整、人格尊严、人身自由。[6](P.13-14)自20世纪起,尤其是在经历了1914年至1918年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和1939年至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有感于人的生命之容易失去、人的生命之可贵、人的尊严之神圣,各国皆特别重视人格权的保护。[7](P.274)在此背景下,人格权被广泛运用于个人利益的保护中。由于人类基因信息主要从自然人身体产生,与个人的人格存在密切联系,因此,在一些国家的立法中,人类基因信息被视为人格权客体。3然而,人格权所具有的特殊属性,决定了在人类基因信息保护中仅适用人格权方式将会产生一些问题。
           

          人类基因信息的人格权保护与财产权保护
           

            由于人格权是自然人固有的权利,因此其不得让与,同时亦不得继承,人格权因人的死亡而消灭。[8](P.9)就此来看,仅将人类基因信息视为人格权客体的做法显然存在局限性。具言之,首先,倘若仅将人类基因信息视为人格权客体,那么这将意味着人类基因信息不得转让。这不仅与人类基因信息在现实生活中的表现不符,而且也无助于基因研究的发展。众所周知的是,人类基因信息对于科学研究的发展具有重要意义,科学家可以通过基因信息进行比较研究,以确定生物的功能、疾病的原因等等,在国外,大部分科学期刊都希望科学家在发现生物新的基因信息后,能在成果发表前将它们提供给相关资料库保存,如果不这么做,那么这些科学家将有可能被拒绝在期刊上发表他们的研究成果。[9](P.178)就此意义而言,倘若人类基因信息不得让与,那么科学研究的开展便无从谈起。换言之,科学的进步往往建立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而前人研究成果的获得需以成果的流动性为前提。若无成果的流动性,那么其后的科学研究便无从谈起。在此虽然人格权的不可让与性得以确保,但最终深受其害的仍将是人类本身。

            再者,人格权主要以非财产性的人格利益为客体。仅将人类基因信息视为人格权客体的做法,将使人类基因信息的财产利益被忽视。应该看到的是,随着科技的不断进步,基因信息的财产价值日益凸显。一些学者坦言:“基因信息正在将活生生的人类实体转化为某种形式的风险资本,运用投资报酬的逻辑来建构一种可能的获利或损失。”[10](P.137)人格权的非财产性显然难以保护该财产利益。在学术界,有学者提出人格权商品化的观点,认为随着社会的发展,一些人格权具有特定的商业价值,人格权客体不应限于人格利益,而且亦包括以人格利益为基础的财产利益。[11](P.41)从本质而言,人格权商品化实质上是对传统人格权理论的扩张,它使传统非财产性的人格权被赋予某种“财产色彩”。在此之下,人类基因信息的财产利益仍可由人格权来加以保护。虽然此种扩张传统人格权理论的做法有其优势所在,但是对于传统人格权理论而言,却是无尽的伤害。在传统人格权理论中,人格权之所以不以财产利益为客体,主要是为了避免人沦为交易的客体。具言之,人格体现人的尊严及价值,应以人为目的,不得将之物化,使其作为交易的客体,故人格权不可能存在财产利益。[12](P.117)在人格权商品化中,人格权包含财产利益,这将使人格权沦为交易的客体。因为人格权既然存在财产利益,那么其必然会在市场中被标以价格交易,若无交易,财产价值不可能凸显,财产利益亦不可能存在。就此意义而言,这不仅会贬低人的地位,而且人格权所追求的人格平等亦将沦为一句空话。此种做法严重背离人格权设立的初衷,容易使民法上对人身权和财产权的区分变得毫无意义。对此,有学者坦言:“所谓的人格权商品化,不过是一个形象化的概念,缺乏严谨的法律意义,于立法和司法多有不利。”[13](P.162)可见,将人类基因信息的财产利益施以人格权保护的做法显然并不妥当。

            在此有一点需明确的是,在人类基因信息的私法保护中,虽然人格权保护方式存在着不足,但这并非意味着可以将人格权方式置于人类基因信息的保护方式之外。事实上,人类基因信息与个人人格的塑造,个人自由与尊严的维护具有紧密联系。基因信息决定着一个人的高矮、胖瘦、疾病、健康,决定着一个人所有的生理特征,甚至主要决定着人们的行为状况。当基因信息被非法采集、被非法披露,被非法使用,从根本上侵害的主要是人类自身的人格权利。[14](P.46-47)对此,有学者亦坦言:“基因的实质在于其所承载的信息,基因信息的背后是人的尊严。可以说,基因就等于人格尊严。”[15](P.49)正是基于此,我国法律最初在保护人类基因信息方面,即采人格权保护的方式,此种方式有效地保护了人类基因信息所承载的人格利益。

            三、财产权保护路径的正当性

            在人类基因信息的私法保护中,虽然人格权保护方式有其正当性,但人类基因信息同时承载财产利益亦是不争的事实,传统人格权显然难以保护该财产利益。为了使个人利益得到更全面的保护,立法必须引入财产权保护方式。事实上,用财产权来保护人类基因信息有其正当性,此种保护方式不仅符合财产权理论的要义,而且亦能促进基因技术的发展,同时也有助于个人利益与国家利益的维护。

            财产权理论认为,从本质上说,所有有价值的东西都源于个人的身体和那个身体的劳动,劳动可以说是取得财产权的根本原因,也即财产权起源于人们的劳动。[16](P.1070-1071)“劳动”在此意味着为制造或者有形地占用某些物而付出的努力,自然人只有付出了努力,其才能获得某些回报的价值,此种回报价值正是财产价值。[17](P.220)可以说,劳动既是物具有财产价值的原因,同时也是物获得财产权保护的原因。由于人类基因具有特殊属性,以其为载体的基因信息不可能为一般人所知,这必须借助于专业设备以及专业技术人员才可以得知。在此过程中,专业技术人员付出了劳动,也即某个自然人基因信息的获取,实质上是在专业技术人员的劳动之下获得的。在没有专业技术人员劳动的情形下,一般人是难以获知自己的基因信息的。正是由于劳动要素的存在,人类基因信息才凸显财产价值。对此,有学者坦言,基因信息的收集实际上类似于一种资本投入,有了此种投入的前提,研究人员才能获得后续的研究成果,也正是因为这种投入的存在,使得基因信息具备一定的财产价值。[9](P.141)

            此种财产价值更宜以财产权来保护。其中的原因不仅在于此种财产价值系通过“劳动”而产生,而且亦在于财产权更有助于保护个人利益。具体而言,从人格权保护方式与财产权保护方式的比较来看,当人格权遭致侵害时,一般不适用财产损害赔偿中的完全赔偿规则;当财产权遭致侵害时,则可以适用财产损害赔偿中的完全赔偿原则,即造成多少损害就赔偿多少损失。[6](P.50)此种完全赔偿原则,显然更有助于保护人类基因信息所有者的个人利益。

            与此同时,将财产权融入人类基因信息保护的做法,对于基因技术发展而言,亦是一种促进作用。具言之,基因技术与基因信息财产价值互为促进,正是由于基因技术的发展,基因信息的财产价值才得以彰显,同时,也正是由于基因信息财产价值的凸显,才对基因技术的研究形成某种激励,进而促进基因技术的发展。在此过程中,研究人员付出了艰辛的劳动。基于此,基因信息日益成为一种重要的资源,在不少国家的立法中,基因信息保护已经上升为国家战略。将财产权融入基因信息的保护中,不仅可以使研究人员的劳动价值得到承认,而且在侧面上亦可加速基因技术的发展。若没有财产权保护基因技术研究,那么在劳动价值不被承认的情境下,研究人员几乎没有动力冒着风险去研究基因技术,许多潜在的基因技术将不会出现。[18](P.1082)可见,将财产权排除在人类基因信息保护方式之外,显然会对基因技术的发展形成某种阻碍。倘若我国立法仍仅以人格权保护为主,那么这将容易使我国的基因技术落后于其他国家。为此,我国立法应转变现有的保护方式,将财产权保护方式融入人类基因信息的保护中。

            有一点尚需明确的是,此种财产权保护方式主要为知识产权保护方式。随着经济的发展,现代知识产权论更强调知识的“实用性”而非“慧识性”,这意味着知识产权所保护的客体已不再一味强调创造性,一些非创造的成果亦可纳入知识产权的保护中,在此背景下,知识产权法对于没有创造性的信息也提供了保护。[19](P.129)就此意义而言,人类基因信息的财产利益在此即可被视为知识产权的客体。事实上,虽然基因信息并非人类智力创造的成果,但是,在基因信息发现与汇编的过程中,人类投入了智力劳动。[20](P.646)现代知识产权理论认为,劳动不仅包括体力劳动,而且亦包含智力劳动,智力劳动是知识产权价值的主要源泉,因智力劳动产生的知识产品应同样产生所有权。[21](P.124)此种所有权对权利人是一种激励,能够促使其在知识创造与创新上投入更多、产出更多,实现知识的快速增长,这不仅是利己行为,也是利他行为,因为知识产品在传播之后能够为他人所利用,服务于社会科学与文化整体进步。[22](P.128)由于在人类基因信息发现的过程中,专业研究人员投入了自己的智力劳动,因此,从智力劳动的视角来看,人类基因信息的财产利益无疑也会被视为知识产权客体。对此,有学者坦言:“知识产权应该进一步推广,不仅包括知识性信息,还应该包含自然来源的信息。换句话说,与其说应该保护和回报的是知识产权,不如说是信息产权。一个理想的产权制度应该对任何创造信息的投资给予回报,包括那些自然产生的信息。”[23](P.161)在此需提及的是,在知识产权框架下,基因信息提供者的利益亦应被顾及。对于基因信息财产利益的分配,可以适用利益共享机制,即基因信息提供者与收集者等相关主体对基因信息的利益共享,以避免财产权保护方式所产生的社会不公。[24](P.98-99)

            结语

            随着基因技术的不断发展,人类基因信息的财产价值日益凸显。从本质上说,此种财产价值是劳动投入的结果,也即若无专业技术人员对基因信息的研究收集,那么客观存在于自然人身体内的基因信息是不会被发现并因此而具备财产价值的。综合而言,此种财产价值更宜被财产权所保护。这不仅有助于维护权利人的个人利益,而且亦有助于促进基因技术的发展。为此,我国立法不应严守陈规,而应在现有人格权保护方式的基础上,引入财产权保护方式对人类基因信息加以保护。在此之下,当人类基因信息中的人格利益被侵犯时,其将适用人格权的保护规定;当人类基因信息中的财产利益被侵犯时,其将适用财产权的保护规定。需明确的是,所引入的财产权保护方式主要为知识产权保护方式,因为在人类基因信息的收集过程中,专业技术人员投入了智力劳动,此种劳动是产生知识产权的根本原因。通过这两种权利方式的保护,人类基因信息才能得到最为全面的保护。

            参考文献

            [1] 石宏.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条文说明、立法理由及相关规定[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7.
            [2]Morten Ebbe Juul Nielsen,Nana Cecilie Halmsted Kongsholm,Jens Schovsbo. Property and human genetic information[J].Journal of Community Genetics,2019(10).
            [3] 邱格屏.人类基因权利的冲突与协调[J].社会科学家,2008(11).
            [4] 王康.基因隐私权的司法创设、法理阐释及未来期待[J].理论月刊,2015(8).
            [5] 贾元.基因权利保护和基因技术应用行为的法律规制研究[J].北方民族大学学报,2019(2).
            [6] 王利明.人格权法研究[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2.
            [7] 陈华彬.民法总论[M].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11.
            [8] 王泽鉴.人格权法:法释义学、比较法、案例研究[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3.
            [9] 邱格屏.人类基因的权利研究[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9.
            [10] 王康.基因公开权:对人类基因的商业利用与利益分享[J].安徽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4(2).
            [11] 洪伟,郑星.试论人格权的商品化[J].浙江社会科学,2008(12).
            [12] 迈克·桑德尔.正义:一场思辨之旅[M].乐为良译.台北:雅言文化出版社,2011.
            [13] 房绍坤,曹相见.标表型人格权的构造与人格权商品化批判[J].中国社会科学,2018(7).
            [14] 张莉.论人类个体基因的人格权属性[J].政法论坛,2012(4).
            [15] 田野,焦美娇.论基因自我决定权[J].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6(4).
            [16]Catherine M. Valerio Barra. Genetic Information and Property Theory[J]. Northwestern University Law Review,1993(3).
            [17] 斯蒂芬·芒泽.财产理论[M].彭诚信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6.
            [18]May Mowzoon. Access Versus Incentive:Balancing Policies in Genetic Patents[J]. Arizona State Law Journal,2003(3).
            [19] 张海燕.遗传资源知识产权保护法律问题研究[M].北京:法律出版社,2012.
            [20]Jeffery Lawrence Weeden. Genetic Liberty,Genetic Property:Protecting Genetic Information[J]. Ave Maria Law Review,2006(4).
            [21] 朱乃肖.知识产权的价值基础:智力劳动价值论初探[J].财贸经济,2011(9).
            [22] 冯晓青,周贺微.公共领域视野下知识产权制度之正当性[J].现代法学,2019(3).
            [23] 罗杰·珀曼.自然资源与环境经济学[M].侯元兆译.北京:中国经济出版社,2002.
            [24] 黄玉烨.人类基因提供者利益分享的法律思考[J].法商研究,2002(6).

            注释

            1《人类遗传资源管理条例》第9条。
            2随着基因技术的发展,人类基因信息的财产价值日益凸显。据有关资料统计,与疾病相关的基因制药、基因信息交易已经产生了每年几十亿美元的利润。参见李诚《生命的奥秘》,内蒙古人民出版社,2007年版,第23页。在美国,甚至出现了让消费者“交易”基因数据的公司Nebula Genomics,该公司宣称,可以通过分享基因数据获取电子货币。参见Nebula Genomics网站:https://nebula.org/。正是在此背景下,我国《人类遗传资源管理条例》在第10条中明确规定禁止买卖人类遗传资源,其中包括了禁止买卖人类基因信息。
            3参见瑞典《基因完整法》、法国《生物伦理法》、美国俄勒冈州《基因隐私法》、美国伊利诺斯州《基因信息隐私法》、美国明尼苏达州《基因隐私法》等。

          重要提示:转载本站信息须注明来源:原创论文网,具体权责及声明请参阅网站声明。
          阅读提示:请自行判断信息的真实性及观点的正误,本站概不负责。
          PK10开奖预测_pk10精准计划软件_pk10精准计划软件手机_pk10开奖走势图